我們走進華為深圳總部,地圖上標注A區的行政區,是華為企業帝國的權力中心。這裡只有幾棟黑色屋瓦的唐式建築,屋旁的小湖修竹掩映,湖邊精心種植蘆葦、灌木,灌木後幾棟黑瓦平房。華為創辦人、執行長任正非就在這裡上班。 

  任正非的面貌,就像掩藏在竹子後的般神秘跟矛盾。 

  他是這群狼部隊的首領,中國媒體稱他「頭狼」,20123月,《財富》雜誌(Fortune)中文版「中國最具影響力的50位商界領袖」排行榜,認定任正非的影響力,超越聯想創辦人柳傳志、海爾主席張瑞敏,但,2012年,任正非的個人財富,在《富比士》(Fobes)富豪排行榜上,在中國富豪間只能排到82名,他只擁有華為1.4%的股份,其他都分給了員工,他的個人身價,約為10億美元,放在2012年的台灣富豪榜上,任正非只能排24名,這位中國最有影響力的企業家,財富排名還在宸鴻董事長江朝瑞之後。 

  他塑造華為的狼文化,但卻不貪婪。他讓華為成為全中國最國際化的企業,卻低調謹慎,一直強調的是:「華為沒有成功,只有成長。」要了解他,一定要看懂他前半生的挫折,因為這將解答一切謎題。 

  任正非家境貧困,20歲,上大學時遇上文化大革命,他出身有政治問題的家庭,遇上紅衛兵,少不了一頓打,「我是在重慶槍林彈雨的環境下,將樊映川的高等數學習題集從頭到尾做了兩遍。」費盡辛苦,才從大學畢業。 

  30多歲,他遇上裁軍。任正非原本學的是建築,大學畢業後,他在解放軍基建工程兵做到副所長,好不容易在專業上得到長官肯定,政治上也得到了平反,任正非所屬的基建工程兵卻整批被裁軍,十幾年的努力付諸東流。 

他不認命,43歲失業後創華為 

40歲,他轉到深圳的南海石油做經理,從軍轉商,剛開始不熟悉如何做生意,他曾被騙走人民幣200萬元,這筆錢相當於今天的人民幣1億元,43歲,他失業了,有兩個小孩,因此創立華為。 

  這些挫折,教會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,要有高度危機意識。今日就算多成功,明日都可能會翻船。 

  任正非曾說:「唯惶者能生存。」「鐵達尼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的海,」他說,「什麼叫成功?像日本企業那樣,經九死一生還能好好活著,這才是真正的成功!」 

  在華為,他寧願員工去闖,犯小錯。在一封內部信件「華為的冬天」裏他寫到:「凡是要保自己利益的人,要免除他的職務,他已經是變革的絆腳石。在2011年的一年裏,一次錯誤也沒犯過,工作也沒有改進的,是不是可以就地免除他的職務?他說他也沒有犯錯啊,沒犯錯就可以當幹部嗎?有些人沒犯過一次錯誤,因為他一件事情都沒做……。」 

  華為剛創業時,開發第一台大型交換機,研發部門訂了一批20萬美元的零件,貨到了之後卻發現訂錯了,這批零件全成了廢物,當時這筆錢可以在深圳買好幾棟房子,任正非卻只是拍拍研發人員的肩膀,沒有責備。因為,如果華為要成為自主的技術開發商,脫離總是代理替人作嫁的命運,這一步,一定要走。 

他敢激勵,比照外資待遇分紅給員工 

挫折,還告訴他第二件事情:只要能生存,人就可奮不顧身。華為一開始創業,就以比照外資的高薪,去吸引相信「拚命」就能翻身的年輕人。新員工還沒到華為上班,員工到華為的火車票、行李托運費、火車站到華為的車資,全由公司埋單,正式工作之後,華為不只薪資比其他公司有競爭力,員工還有大筆股票分紅,分紅甚至比薪水還多,曾有華為員工辦好離職手續後,人資部拿給他一大疊分紅,7年年資員工,身價達人民幣千萬元。「我幾乎都有點後悔離開華為了。」這名離職員工寫道。 

  在1990年代,中國開始走向市場化的同時,任正非用「利益」驅動這批貪婪的餓狼。 

  而他能駕馭他們,卻是因為他不貪。 

  這跟他極為困苦的經驗有關。他回憶,年輕時家裏的糧食必須嚴格配給,「否則就有一、兩個弟妹活不下來」,家裏窮到沒有任何一個有鎖的櫃子,任正非的父母嚴格控制自己的慾望,在繁重的工作下,卻不多吃一口糧食,任正非考大學之前,餓得受不了,只有把菜混合一點米糠,烙著吃,就是不能動弟弟妹妹的伙食。任正非回憶,「我的不自私是從父母身上學到的,華為今天這麼成功,和我不自私有一點關係。」 

  這讓任正非大量分利給員工。即使華為成為營收千億級的大企業,他仍是自己買車,自己開車,不用公司的錢請司機,甚至和員工一起在員工食堂用餐。 

  高度危機意識與自製,養成了任正非的理性特質。 

他會帶兵,嚴格又感性鼓舞狼群去闖 

但要治理狼群,若是只靠理性的利益驅動還不夠,任正非會在內部公開信件中,以「情感」維繫這群14萬大軍爭戰全世界的熱情。 

  他曾為即將外派的員工寫道:「即使你們敗戰歸來,我們仍美酒相迎……,你們為挽救公司,已付出你們無愧無悔的青春年華」,他也自剖:「我們生活、工作和事業的原動力,首先來自媽媽禦冬的寒衣,來自沉默寡言的父兄。」 

  他會「示弱」,在2011年一封名為「一江春水向東流」的信件中,自剖自己的心路歷程。「業界老說我神秘、偉大,其實我知道自己,名實不副。我不是為了抬高自己而隱起來,而是因害怕而低調的。」「2002年,公司差點崩潰了。IT泡沫的破滅,公司內外矛盾的交集,我卻無能為力控制這個公司,有半年時間都是噩夢,夢醒時常常哭,真的,不是公司的骨幹們來照亮前進的路程,現在公司早已沒有了。」 

  這些,都是「頭狼」任正非的另一面,可能看來矛盾。 

  但下列他說過的幾句話,或許會讓你對他更了解。他曾對員工說:「要活下去,就只有超越,要超越,首先必須超越自我。」你要超越貪婪,超越對挫折的恐懼,超越自大的情緒,超越成功者習慣被「造神」的情緒,才可能讓自己一直走下去。 

  原來,一切都還是回到求生存的原點。 

  這位43歲才開始創業的中國頭號企業家,上半生為命運所苦。但他用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們,挫折能帶給你多少折磨,之後帶給你的求生能量,就有多大! 

  
【小資料】輪值CEO接班,華為強人時代結束 

  
2012年,在新竹科學園區,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推出共同營運長制度,推出三位營運長,為未來交棒梯隊的準備。 

  只差幾個月,在一海之隔的深圳,任正非也推動輪值CEO,由三位華為高階主管郭平、徐直軍、胡厚崑輪流擔任CEO,做為華為未來接班人選的解決方案。 

  任正非創業後曾動過兩次癌症手術,201268歲,健康狀況迫使他不得不思考未來接班問題,問題是,誰能接得下強人遺留的棒子?任正非最後仍選擇用共治方式交棒,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,出任華為財務長,任正非的弟弟任樹錄,擔任華為內部服務管理部總裁,同樣是董事會成員,但三名輪值CEO,則都是公司的專業經理人。 

  任正非解釋,輪值CEO其實是這三個人的共識決,「避免個人過分偏執帶來的公司僵化」,任正非沒說的是,輪值CEO上路之後,華為未來的決策將是妥協的決策,這個制度上路,代表強人時代結束,未來華為恐怕難有大膽冒險的決策。 

  他也坦率表示,對輪值CEO制度成敗並無把握,「不成功則為後人探了路,我們也無怨無悔。」(撰文:林宏達,《商業週刊》) 

  小檔案_任正非 

  出生:1944 
  學歷:重慶建築工程學院 
  經歷:解放軍基建工程兵副所長、南海石油旗下副總 
  現職:華為CEO

創作者介紹

行萬里路...向前邁進

峻霖 L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