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中華開發、聯合報及費景漢文教基金會主辦的「中華開發名人系列講座」,上周五由中華開發金控董事長陳敏薰以「勇於嘗試、活出自己」為題發表演說,這是陳敏薰接任開發金董事長一職以來,首度面對公眾演講。以下是演講內容摘要:

勇於和別人不同

要做到「勇於嘗試、活出自己」,首先是要做「全世界第一個肯定自己的人」,而且「千萬不要拒絕自己是與別人不同的」,這是非常重要的兩個前提。

每個人都必須先找出自己的特點,勇於和別人不同。為什麼這樣說呢?這與我過去美國求學的經驗有很大影響。我的英文名字叫Diana,從大一到大三時,我大多數的朋友都是老美,住校的室友也沒有人會說中文,後來才慢慢融入東方的朋友圈。

那時候只要朋友留話找我,我就馬上知道是台灣人還是老外朋友找我。因為只要是台灣人朋友打電話來,一定說「我要找Diana」,但老外朋友一定是說「我要找敏薰」。

老外朋友叫我敏薰

我覺得很奇怪,問了老外朋友,他們說「敏薰才是你真正的名字,Diana只是一個符號」。雖然外國人對於「薰」這個字是很難發音的,但他們會試著將「薰」唸得像,就是不想叫我「Diana」。我覺得連外國人都這樣想,更何況是我們自己,這件事對我影響非常大。

我剛到美國時發現,很多原來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觀念,老外是沒辦法想像;同樣的,在東方社會無法接受的很多觀念,在另一個文化國度中可能是很好的觀念。不要太局限於自己的框框裡。

要不斷挑戰自己

我在洛杉磯住了快八年,洛杉磯各人種都有,是個小型的國際社會。我體會到,不要因為我們的想法或觀念與既存的社會價值有衝突時,就不敢去顛覆它。

此外,也要不斷挑戰自己。以我的成長背景為例,我出生在大稻埕,小學、國中唸的是公立小學,高中才唸私立學校。因為公立學校看的面比較廣,不會生活在自己的象牙塔內;高中唸光仁,主要是希望到一個不要太有升學壓力的地方,人格特質不要太偏頗。

28歲人生大轉變

大學到洛杉磯,然後工作一年多,再唸研究所,大概在洛杉磯住了八年。97年回台,先在家族企業上班,98年代表理隆纖維到中華開發擔任董事,那一年我28歲。

那一年,我的人生有了很大轉變。在我的工作過程中,幾乎都是「前無古人」,沒有人可以教我,我必須自己去摸索,所以我度過許多個難熬的夜晚,因為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做。

像我28歲就當上開發董事,那時我才回台灣一年,根本不了解這個社會。那時我頭髮很長幾乎到腰,我把頭髮放下來,打扮得很時髦、抱著厚厚的資料就去開發的董事會,我清楚記得,有位董事好心提醒我「小姐,你可能走錯會議室,這裡是開發董事會」。

任開發董事壓力大

在開董事會時,我的壓力一直都很大,雖然報告看得很認真,但就是問不出問題。但我看旁邊的董事,好像也沒怎麼看,但問題都切中要點。

因為不想成為「每次都沒有意見」的董事,我第一次擔任開發董事的那三年,沒有什麼私人生活,周一到周五東跑西跑看產業,周末假日就在家看書。因為我每個月董事會都是要面對許多經驗豐富的董事,我的人生、專業經驗差他們二、三十年,那個壓力是很大的。

自我鼓勵紓解壓力

那時我就用很多自我鼓勵的方式來自我安慰,像是「雖然我比較年輕,但我有最新的國際知識」等方式不斷鼓勵自己。當然我也可以很輕鬆去開會,反正也不會有人怪我,但自己就是不服輸的個性。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真的很辛苦,必須用非常強的意志力去度過。

在東方社會,「年齡」容易讓我們自我設限。一般人會想,這個人比我年長,他懂得一定比我多,就容易自我設限,自認「矮他很多截」。但我比較不會有這樣的觀念,這也和我在國外唸大學有很大的關係。

談生意「我女兒比你大」

那一年我父親身體不好,家族很多擔子落到我身上。當我出去談生意時,很多人會說「我女兒都比你大」,再加上「男尊女卑」的傳統觀念,你就很難和他平起平坐去談生意。

接任開發金控董事長後,我也面臨許多「問號」———例如質疑我「小孩開大車」、「開發這麼大,你這麼年輕,到底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?」要如何去調適呢?我覺得學會認同自己,勇於嘗試是很重要的。

代理董座怕股價跌停

從二月代理開發董事長後,就有很多股東打電話來質疑。我記得很清楚,在代理的第一天,我趕快看開發的股價有沒有跌停,心想「如果跌停我就完蛋了」,還好大家很捧場。

泰公是在第三次約談被收押,那天我人還在香港出差,臨時被叫回來,那時根本沒有心理準備。中國人有句古話「做人就是做生意」、「做生意就是做人」,所以我的工作其實很簡單,並不需要有很多專業知識,而是須創造一個環境,讓公司內的同仁得以發揮專業。

我的黑夜沒比別人短

在代理的前兩個月期間,我每天都在辦公室工作到11點以後才下班,回家後再處理一些事務,睡覺時至少已經清晨二點。但我隔天一定精神很好去上班,因為我必須是「全公司最有信心的人」。

很多人從外面看可能覺得我很順、很穩,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。但每個人都有白天那一面,也有黑夜那一面,我的黑夜不見得比別人短,只是別人只看到我的白天,沒有看到我的黑夜。一年有春夏秋冬四季,人生怎麼可能沒有起起落落。

那場大病一度絕望

二年前我曾經生過一場病,中醫西醫都看了,但腫塊還是不斷在長大。我母親是學醫的,她陪我度過那段日子,但她什麼都不跟我說,我更擔心,「因為那表示很嚴重」。

當時我對這個病已經絕望了,所以到北海道去住了半個月,這段經歷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改變。北海道是農業社會,在那裡我體會到生活其實是很簡單的,很多東西都不是那麼必要的。

思考人生 你要什麼

我深刻體驗到,當人面對死亡時,會很嚴肅去思考你的人生,去問自己「到底要什麼」,結果在那一瞬間,我發現自己什麼都帶不走。

後來病好了,但有過這段經歷,當我再面對很多困難、很多抉擇時,我會以比較健康的心態去思考,所以做的決定比較客觀。雖然不敢說是自己是「無欲則剛」,但當你對很多事的看法比較淡然時,就能比較堅持自己的想法去做,比較不會怕去得罪這、得罪那,綁手綁腳,到最後什麼都做不好。

回台灣五、六年來,在各種場合中我常是最年輕的人,也常是唯一的女性,在接任開發董事長後,也因此受到大眾的注目,電視脫口秀節目也在模倣我。

肯定自己堅持抉擇

其實大家會對我這麼有興趣,說穿了是一種discrimination(歧視)。如果我今天是一個男性,或表現得男性化一些,大家可能就覺得蠻正常的,不會對我這麼注意。

我還是「我行我素」。因為任何事情都要有第一個人去做,但要當「第一個人」蠻辛苦的,因為你和別人都不一樣,周圍的人會一直告訴你如何修正比較好。在聽到這麼多意見後,如何還能相信自己的抉擇是對的,先決條件就是必須先肯定自己,有勇氣與別人不同。

讀書讓自己謙卑

我身邊的人常告訴我「不要這樣做,否則會有什麼後果」。因為曾面對過生命危險,我的方法蠻簡單的,就是問自己「這樣做會不會死人」,如果不會,就去做吧。因為還有什麼比命都沒有還可怕?就連這麼可怕的心情我都曾面對它一年過,很多事就沒有那麼可怕。

我也喜歡看與自己工作不同領域的書,這樣人會比較謙卑,如此一來會比較有動力去學習,去追求自我成長,才能出類拔萃。到現在我還會不定期與唸哲學的朋友見面,我很多idea都是他們給我的,因為他們完全沒有「框框」,但有很多想法是我從沒想過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行萬里路...向前邁進

峻霖 L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