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感謝好友分享)
 
這是根據葉慈的同名詩歌〈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〉譜曲而成,
這首愛爾蘭名謠同樣也是曲調唯美動人,柔和的旋律和優美的聲音,絲毫沒有壓迫感。
最特別的是,它的背景音樂以豎琴為主,給人一股清新的感受。
 

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是根據Yeats
(葉慈,1865-1939,愛爾蘭劇作家、詩人、獲1923年諾貝爾文學獎)
的同名詩歌《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》譜曲而成,
最初翻譯為《柳園裏》,是葉慈早年的詩作。
 
他的早年詩歌韻律優美,感情細膩,辭藻華麗,象徵意味濃鬱,
明顯受到英國浪漫主義和法國象徵主義詩歌的影響。
 
柳園裏》原名為《舊歌新唱》。葉慈曾為此詩作過下列注釋:
「這首詩是根據斯萊戈縣巴利索戴爾村裏,
一個經常獨自吟唱的老農婦記不完全的三行舊歌詞改寫而成的。」
這首詩有以下幾個特點:
 
首先,這首詩像民歌那樣語言質樸,可詠性強。
從整個詩來看,詩人使用的詞全部都是單音節和雙音節的常用詞,只有”salley”也許不那麼常見,
但是,這個詞卻又對詩中感情的表達有著重要意義。
柳樹從原型意義來講與悲傷的情緒有聯繫,風雨中纖細的柳枝搖擺不定,這恰恰與人們在悲傷的風雨中無助的境況相似。
另外。詩中使用重複的手法來烘托詩的主題:失落的愛。
 
這種重複不僅是詞語的重複(如 young and foolish),而且是句式的重複。
第二節與第一節的句法大致相同。
明顯不同的地方,則出現在每節的結尾,以此來表現自己未能接受情人的勸告而悔恨萬分。
 
其次,這首詩在時態的運用上也有獨特之處。
全詩除了最後半行用現在時以外都是用過去時態。這說明過去對人們的現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
在詩的最後,詩人用一般現在時是意味深長的。
雖然對現在情況的描述只有五個詞便戛然而止,
但是,由於詩人把這幾個詞放在全詩最突出的位置,所以給人以意猶未盡的感覺,
讀者可以通過這幾個詞來感受“我”的廣闊的心靈世界。
 
再次,這首詩貌似簡單,但卻向人們揭示了生活的哲理:
對待愛情和生活,人們應當順其自然,就像「綠葉長在樹枝上」,「青草長在河堰上」。
不然,會因為一時的「愚蠢」而遺恨終生。
 
Down by the salley有很多版本在網上流傳,幾個版本各有千秋,
其中藤田惠美和Calum Malcolm的版本最為流行。
 
藤田惠美的聲線使人鬆馳易醉,有點純樸,有點性感,還帶點懶洋洋。
Calum Malcolm豎琴伴唱版主旋律由豎琴和愛爾蘭笛交織在一起,
豎琴演繹情緒,風笛描寫美景,樂聲遠播……女聲尤為出色,宛若置身天堂邊境。
 

 
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
藤田惠美
作詞:Yeats (1865-1939,愛爾蘭劇作家、詩人,獲1923年諾貝爾文學獎)

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;
在莎莉花園深處,吾愛與我曾經相遇。
 
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-white feet.
她穿越莎莉花園,以雪白的小腳。
 
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,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;
她囑咐我要愛得輕鬆,當新葉在枝椏萌芽。
 
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, with her would not agree.
但我當年年幼無知,不予輕率苟同。 

In a field by the river my love and I did stand,
在河邊的田野,吾愛與我曾經駐足。
 
And on my leaning shoulder she laid her snow-white hand.
她依靠在我的肩膀,以雪白的小手。
 
She bid me take life easy, as the grass grows on the weirs;
她囑咐我要活得輕鬆,當青草在堤岸滋長。
 
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, and now i m full of tears.
但我當年年幼無知,而今熱淚盈眶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峻霖 Leon 的頭像
峻霖 Leon

行萬里路...向前邁進

峻霖 Le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