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鳳凰衛視播出《迪拜酋长之日落日出》
穆罕默德酋長的許多談話讓我印象深刻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要說我沒有,而是說我要
 
如果你成功,別人就尊重你
 
I want it NOW(我現在就要) 
 
為什麼要那麼多"第一"?
=>沒為什麼,我就是想要
 
如何把不可能變成可能? 
=> 把"不"拿掉,就變可能
 
成功的秘訣是什麼?
=>要有完整詳細的計劃,更重要的是強勢領導
 
~阿聯酋副總統、迪拜酋長穆罕默德‧馬克圖姆~
 
 

 
《迪拜酋长之日落日出》之幕后:周六晚周末大放送_轶本正经的博客_凤凰博报
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1372140.html
 
 

“殿下,我想,整个世界在嫉妒我。”

“迪拜1号”、奔驰吉普G55的门关上,喧嚣突然隔绝。窗外,商场里的人涌出来,一层一层举着手机相机,闪光灯亮成一片。

 

“哈哈。”背影里,他笑声低沉,金色阿拉伯罩袍垂顺。

 

要不是几分钟前,得知采访计划被改变,怀着绝望的心情,走到他身边,毫不客气地说,殿下,您更改了计划,原本我以为我们可以在车里讲阿拉伯语——我大概永远不会坐在这个距离之内。

 

“那你现在就上车吧。”阿联酋副总统、迪拜酋长穆罕默德·马克图姆殿下一挥手。轮到我傻在那里。

 

(一)

凤凰摄制组应邀到迪拜拍摄酋长活动,为18年来阿联酋最高层首次访华热身,同时也是全球独家贴身近访。一班人等摩拳擦掌,创意无穷。不料,飞机刚落迪拜,即被告知计划有变。而到达之后的头三天,竟无工可开,每天午饭后跟坤少顶着中东毒日头,去星巴克喝一杯,心头发虚。

 

比我们更加按奈不住的是总部。5个大活人的梦幻组合,生生搁在中东晒太阳,凤凰担不起这样的浪费。直待“撤”字令下达,酋长办公室及媒体合作部忽然大变脸,12道金牌急催,当晚紧急约见,磋商拍摄行程。

 

这就是中东。No hurry,除非你说不玩了。

 

(二)

汽车缓缓启动,一只手忽然猛拍车窗。他抬手示意摇下玻璃。黑纱盖头的妇女,高举枯干的手,大声喊:“我们崇拜你!殿下,我们崇拜你!”

 

“哈哈。”侧影里,他笑声和悦,白色阿拉伯头巾在额前叠成硬硬的尖角。

 

“我想,您早就习惯了人们的敬意。”

 

汽车上路,他转身,直视我:“知道吗,如果你成功,别人就尊重你。”

 

所有人对我说,他的眼睛,就像沙漠上空飞翔的鹰,“一定能看穿你在想什么。”可是,今天早晨第一场景,迪拜媒体城开幕式上,我见他顺手拉起一个献花小男孩稚嫩的手,玩一样放在按钮上,启动了阿语世界最重要的电视台5周年仪式,我想这眼睛里,更有一份志得意满——他不需要看穿我,或者说,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。

 

他是迪拜的君主。无数“世界第一”的制造者。伊斯兰保守派眼中的叛逆。

 

 (三)

当晚讨论会,PZ跟张严去了。回来时似哭非笑——对方否定了我们的多项拍摄要求,例如王宫内部,第一家庭,又加入他们希望拍摄的方案。最后敲定是明天一天拍摄6个场景,每个地方酋长只会逗留两、三分钟。对方原话是,“你们的实际拍摄时间也就十多分钟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我怀疑自己的耳朵。6个场景10分钟,要做一集72分钟的节目?而更加闻所未闻的是,我对酋长的专访,时间限制在5-7分钟内。

 

大概打114查号也需要这些时间。

 

“你还有一个特别任务,”PZ转向我,叫我扶个什么东西,以免瘫倒,“明天一早,酋长的国务委员,也就是这次拍摄的总负责人要跟你共进早餐,她需要了解你;而从第6场景机场到酋长办公室做专访的路上,你要单独上酋长的车,只有你们两个人,不许录像,不许录音,他要了解你。”

 

散会时,国务委员抛给PZ一句话:“也许明天所有的计划都取消了。他经常变化。”

 

(四)

这是我第二次来迪拜。这是我穿越所有街道,看过所有“奇迹”,听过所有赞叹之后,揭开谜底的努力。酋长殿下,守着所有谜语的答案。

 

在这个巴掌大小的海岛,出现了无数“第一”。地球最高楼、最昂贵人工高尔夫球场,最大室内滑雪场,被称为“世界第八大奇迹”的人工海岛……小邦的胃口直指整个世界。CBS记者访问他,第一个问题便是故作迷惑状,两手摊开耸肩:“你究竟在干什么?”

 

PZ后来说,地球上古时候传下来的奇迹都以“千年”计,而现在,每个国家民族都需要不断更新自己,创造新的奇迹,赢得新的尊重。迪拜速度是“反千年”的,酋长常说,“I want it NOW(我现在就要).

 

再一个千年之后,迪拜,大概就成为人类本纪元的标本。

 

(五)

女国务委员裹在黑长袍里飘进来的时候,我禁不住从座位上起身,对一个女人惊叹:“您真是太美了。”

她的面孔白瓷一样光洁,挺直的鼻子媲美古希腊雕像,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一圈阴影,说话时忽闪忽闪,我只听到气息出入,忘记谈吐为何。

 

“哦,这个不行,这个……绝对不能问……”可她在我的问题单上划叉的时候,忽然不可爱起来。而分坐我两边、国务部长的助手,咖啡因过敏的加拿大女人和领带上印猎豹的南非男人开始说服解释:“知道吗,美国CBS对酋长的访问,前期联络工作做了三年!他们台长亲自飞过来,一个一个问题核对,最后也只访了56分钟,拍摄的场景比你们少多了……而凤凰,我们尊重你们是中文的‘半岛电视台’,所以三天之内安排采访……”

 

有趣的是,因为是早餐会,不能太商务,谈一会儿工作,大家就进行一轮笑话比赛。加拿大女人讲男朋友如何胡乱修理她的电脑,南非人讲上帝如何在炉子里烘烤出最完美的黄种人,我讲从前在加沙,为了避以色列导弹汽车顶上刷着“CHINA TV”但朋友建议改成“CHINA T(TEA)”……国务部长不讲笑话,我们讲笑话是为了在她低头思考的时候填补冷场。加拿大人和南非人还不露痕迹排山倒海地把国务部长拍了一把。“周,你知道吗,我们为利玛(国务部长)工作有多荣幸……她是这么年轻能干,又这么谦逊……”

 

迪拜政府部门和跨国企业中充斥着外国人。他们具备国际思维国际技能,但有一点更重要:对他们的最高上司,迪拜本地人——根据酋长的旨意往往是非常年轻的本地人——效忠。

 

最后,我跟学过几句中文的女国务部长在Iris Zhang张纯如的话题上产生共鸣,相谈甚欢。早餐结束时,她打电话安排车送我去第一场景。也就是说,我通过了“政审”。这时候,我真想瘫倒。

 

(六)

穿袍子带头巾的中东人,无论男女,都带几分神秘。

作为无数奇迹的创造者、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的迪拜酋长,神秘威严自不消说。

然而,此刻坐在车内,我竟没有丝毫压迫感。奔驰G55吉普算不上豪华,对一个“维基”上称身家140亿美元的人而言,甚至太过简朴。但这一款车型硬朗,坚强有力,在钢筋水泥里穿行,也带出沙漠风情,很衬酋长气质。四四方方的内部空间,没有一点多余装饰,除了大大的纸巾盒。

 

“您为何保持简朴的生活?听说还经常自己开车?”这次他没有自己开,司机全程沉默如影,半点声息都没有。

 

“那是因为我热爱我的工作……我想你也一样热爱你的工作?”他讲话时必定从前排侧身,好让我听见。根据酋长办公室要求,我事先传过去自己的简历,列明曾经采访过的对象。据说酋长对我见过哈马斯的亚辛,法塔赫的阿拉法特很感兴趣,在第二场景棕榈岛的时候,他见到我说,我知道你,很乐意接受你的访问。

 

但实际上,在车上他并没有过多问及我的经历。一方面,他真的不会对其他人太感兴趣,另一方面,也因为我不想把时间花在回答他的问题上,尽可能多多发问。

 

酋长“神秘”的另一张面孔是“亲民”。专车前后没有护卫。出租车超了他的车。看见红灯,“迪拜1号”稳稳停下。

 

 “是防弹车吗?”我奇怪酋长为什么不配保镖。“普通玻璃!”他伸手用指关节连敲几下侧面玻璃,“知道吗,一次在商场里,有个老头看到我很惊奇,问您的保镖在哪里?我说,你看,这里所有的人,他们都是我的保镖……那些坐防弹车到处带保镖的人,我觉得那是活在监狱里……你必须和你的人民分享财富。”

 

迪拜滑雪场的法国教练曾经隐晦地告诉我,迪拜并非仅仅靠金钱堆砌,你看沙特,为什么就没能产生奇迹,因为王室独占了所有财富。“哦,我讲太多了……”他捂嘴。

 

车外城市灰色莽莽。到处是脚手架、大吊车和拔地而起的身姿。“殿下,您体验过迪拜的塞车情况吗?听说那很可怕……”这次他没有转过身,“啊,我们正在加建立交桥,立交桥越来越多了。”10个月前我来时,迪拜的轻轨还在图纸上,现在水泥路基初具规模。

 

(七)

上次拍摄,我们设计了一个问题问所有受访者,“你在迪拜找到了什么”?不同人给出多彩答案,阳光、异国恋、宗教信仰、奢华生活……“但是,殿下,只有一样东西迪拜没有……”“什么?”他忽然从前座大转身,鼻尖距离我只数厘米,眼睛像极了我在非洲见到的猎豹,金黄透亮,光芒好像会划开你的皮肤,“没有什么?”

 

我几乎被吓着了,定定神吐出两个词:“老人。”他仰天大笑,悠悠转回身去,“是,这里没有思维老化的人。”

 

“如果有人盖的楼超过迪拜塔,我就盖个更高的。”竞争心,似乎与生俱来,一旦听到“迪拜没有什么”,他的反应变剧烈。“不要说我没有什么,要说我想要什么。”后来的专访中,这句话提纲挈领。

 

“为什么您跟,恕我直言,中东地区其他阿拉伯领导人不太一样?”他半开着车窗吹风,但听到我出声,便摇起玻璃。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,记得我父亲告诉我,我们这一支部落,即便找到水草也不会停下来,继续向前找更好的水源,而其他部落就比较容易满足,找到一处就停下来……”“您是说,基因里面有种东西注定你们停不下来?”

 

“殿下,您具有国际视野,但总是穿阿拉伯长袍,您认为自己究竟是个传统的阿拉伯人,还是个现代意义上的改革者?”

“两个都是。你知道吗,美国总统布什访问迪拜的时候,他在车里跟我谈‘民主’,我告诉他,你来迪拜,我却不能强迫你穿长袍,正如我去美国,你也不能硬叫我穿西服,民主在不同地方,意味着不同的东西。”

 

有些问题,他似乎准备好了如何轻松应答媒体。比如,为什么要那么多“第一”。“你知道上次我如何回答CBS的吧?Why not(为什么不)?”没有更新版的答案。当我问他,为什么总是要把imposisble(不可能)变成possible(可能),如在沙漠里建滑雪场?他不假思索回答:因为我们把“I”和“M”踢走。

 

这个话题也许是他的最爱。“殿下,您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我曾经说过,只有狮子领导绵羊,不能让绵羊领导狮子。也就是说,要想成功,就必须有TEAM WORK(团队合作)跟……”我接话,两人同时蹦出“STRONG LEADERSHIP(强势领导)!”他大笑,伸右手以阿拉伯人习惯跟我重重击掌。

 

前车里坐着PZ、张严,还有媒体办公室的两个“督察”。PZ从前车后玻璃看到击掌一幕,轻轻微笑。我想,是时候把他们教给我的那些话说出来。此前,在第5场景商场的时候,我们被告知,专访改在第6场景机场进行,我不必上酋长专车了。当时绝望,因为知道很多问题无法问,要求更无从提起。

 

“殿下,此次拍摄除了您管理国家的一面,我们还特别想将您休闲的一面展现给中国观众,我们知道您是世界顶尖的骑手,没有几个统治者可以在赛马场上夺冠,所以希望有机会拍摄您的马场……”“马场?没问题啊。”“那王宫呢?”“你是说我住的地方?”“如果我们有此殊荣……”“嗯,也许。”“还有,我和您的专访,听说只有5分钟,那令人遗憾……”“不,你想问多久都可以,相信我们会聊得很愉快……”不幸的是,这时候车停在了第6场景,迪拜新航站楼门口。酋长下车,我无法继续索求。

 

(八)

新落成的是迪拜3号航站楼。连接欧亚大陆的地理位置,并非迪拜专美,但天时人和,才成就其独占鳌头。“我们衰落了,迪拜才有了机会。”记得伊拉克总统府秘书恨恨说。

 

先进、宏大、清洁……这些统统不是我们在航站楼关注的细节,一班人眼里只有酋长,碎步小跑。

 

媒体办公室“督察”事先正告我,外景拍摄中不准跟酋长交谈,不准提问。但谁也没想到之前加了车上会晤,酋长视察时,竟几次主动走到我身边介绍机场。

 

机场安装了最先进的报警系统。酋长没听完汇报一敲柜台说:“现在就试给我看!”随即警铃大作。

 

“这么大的机场,老年人行动不便的人怎么走?”酋长问身边汇报工作的工头。“有航站楼内部小车接送。”酋长虎步生风,就连工头也得快走。

 

这时,国务部长飘到我身边耳语:“专访时间可以延长一点,但不能超过10分钟了。到时候我就喊停,你知道,酋长殿下做‘好人’,但我们得做‘坏人’。”

 

接着是人称“影子”的艾哈迈德,酋长贴身侍卫,正式通知我,明天下午4点,马场见。但王宫的大门依然紧闭。

 

快离开机场的时候,媒体办两名女“督察”,一人一边抓住我的胳膊,绑架一般喝令不许再上酋长的车。“放心,我不会乱跑的。”我想,我们要的东西也差不多了,无需再“零距离”。

 

这时候,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

出机场,酋长已经端坐在“迪拜1号”,看见我时,招手示意上车。我耸了耸肩,女“督察”继续埋头推我走向前车。

 

酋长怒了。伸手侧身,猛拍汽车喇叭。

 

所有人停下来。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

我看看“影子”。他努嘴示意上车。我走向“迪拜1号”,无法顾及督察们什么表情。

 

(九)

酋长办公室在第49层。

说着话,我随酋长跨进电梯。忽然想起督察们关照过,绝不可以跟酋长同梯,“他必须一个人。”我赶紧抱歉跳出来。

 

“为什么?”酋长皱眉。“进来进来,”他招手,不仅是我,摄像张严、PZ、老唐都进来。5人撑满电梯。“嗨,我是穆罕默德酋长。”他主动向每个人伸手,还打趣扛摄像机的张严:“你一定很强壮。”

 

专访的问题完全是早餐会跟国务部长利玛敲定的。每一个字都是。

访问全程,她就站在斜对面,眼珠不错地盯着我。

10分钟到,我看利玛,她点头。我转向酋长:“感谢您接受访问……”

“不,别理会他们,告诉我,你问题单上还剩的一个问题是什么?”

 

 

(十)

这是漫长的一天。晚上在Friday吃饭,大家都很兴奋。实际拍摄时间甚至超过了预期。在第一场景媒体城外,喜欢制造惊奇的酋长到达之前,PZ和张严捕捉到人们毫不知情的画面。保安说,“别骗我,我怎么不知道”;S跟坤少原本在酋长办公室布置灯光,因为在第5场景时接通知改到机场拍摄,酋长办司机大耍“头文字D”里的“漂移”技法,在城市里开到160,转弯120不减速……

 

第二天,我们顺利拍到酋长私人高德芬马场。这里从未向外国媒体公开。

 

离开迪拜前一天,一班人正在车里说笑,我的手机响,号码不熟悉。这个号码上午打过几次,因为正在访问中,我没能接听。

 

一个低沉暗哑的阿拉伯语声音响起。“我是穆罕默德酋长。”

 

“嘘——”我回身要大家安静,却忽然不知道该对电话那头说什么。

 

“你们好吗?在那两天的拍摄中,我跟你们相处非常愉快,请替我转达对整个摄制组的谢意。”

 

“那是我们的荣幸,也祝您的中国之行顺利成功。”

 

“那是一定的,我非常期待。”(完)

 
創作者介紹

行萬里路...向前邁進

峻霖 L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